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绍鸾的博客

愿我们伟大的祖国 永远富强

 
 
 

日志

 
 

【转载】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贵州都市报)  

2017-02-23 09:05:59|  分类: 名人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2017-02-22 22:28新浪博客  

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
2017-02-22 来源:贵州都市报 中国青年网
  遵义桐梓县木瓜镇新坝村的一栋老木瓦房,是陈大权老伯的家。当地村民都知道,陈老伯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近日,陈老伯在与村民们的一次闲聊中,说起自己和邱少云是战友,并展示了相关证照,着实让大家吃惊不小。
【转载】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贵州都市报) - 张绍鸾 - 张绍鸾的博客
(陈老伯向记者讲述与战友邱少云相处的往事。)
  和邱少云曾同在一个班
  近日,记者赶赴新坝村椅子村民组见到了陈老伯,如今86岁高龄的他身体仍健康硬朗,说话声音宏亮。
  1930年6月,陈老伯出身在桐梓县九区浸水乡八村(现桐梓县木瓜镇新坝村椅子组)一个贫苦家庭,1948年被国民党抓了壮丁。1950年6月,在贵州起义入伍,十七军一零五团警卫连战士;1951年5月,任独立二团七连,代理副班长……
  陈老伯回忆称,1951年11月,他所在的部队入朝作战,1952年初,他和邱少云同在一个班一个多月。“邱少云的个子比我高一点,身体壮实。当时,部队每天都要进行学习和训练,训练之余,大家必须抓紧时间休息,所以战友之间交往不多。”陈老伯说,虽然他和邱少云分别来自贵州和四川,但两省的县相邻,有着相同的乡音,相通的习俗,又有极其相似的人生经历,家乡情结让他们多了一份特殊情感。
  直到一个多月后,邱少云调到侦查连,陈老伯调到机枪连。陈老伯说,分别时,邱少云赠送了一张半身免冠照片给他,还在照片后签上自己的名字。而陈老伯也送了自己的照片给邱少云。
  陈老伯说,从1951年11月入朝,到1956年4月回国,他收到的战友赠送的照片,至今保存完好的有12张。记者看到,陈老伯珍藏的邱少云照片反面,是用钢笔字题字:“赠给亲爱的陈大权同志为纪念,战友邱少云。1952.2.19。 ”照片上的邱少云年轻帅气,精神抖擞,留着偏分头式,穿着中山装,左上衣口袋挂着两支钢笔。
【转载】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贵州都市报) - 张绍鸾 - 张绍鸾的博客
(陈老伯保存的很多战友照片。)
  在后方为邱少云打掩护
  据史料记载,1952年10月12日,邱少云在执行潜伏任务时,凭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忍受烈火烧身,一动不动,在烈火中牺牲。
  陈老伯回忆称,当年10月,志愿军决定攻打上甘岒,要取得胜利,必须炸掉敌军增援必经的康平桥,要炸掉康平桥,又必须拿下391高地。当时,他在武胜山负责打掩护,邱少云执行潜伏任务的地方,就在他打掩护的武胜山下,离他不远。那是一片开阔地,约有十多亩,长满了芭茅杆(北方人叫芦苇),有一人多高。开阔地的前方就是敌军阵地“孤正屯”(音),(注:应该是《我的战友邱少云》一文中所说的391高地)。
【转载】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贵州都市报) - 张绍鸾 - 张绍鸾的博客
(战友邱少云赠送的照片。)
  陈老伯说,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敌人向开阔地的芭茅杆里打燃烧弹……邱少云身边的芭茅杆和杂草都燃烧起来了,为了不暴露我军部署,邱少云凭着超越常人的意志力,在大火焚烧中一动不动,最后壮烈牺牲。
  “现在有人质疑邱少云的壮烈,大火焚烧,怎么可能一动不动?”陈老伯说,“没经过打仗的,讲了他也不懂的。”部队每天都在进行革命教育,要求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能暴露。只要一动就会暴露,整个战略部署就会失败,牺牲的战友会更多。在那种情况下,只有服从命令,用铁的意志控制自己。
  邱少云纪念馆馆长王成金介绍,邱少云严守纪律、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这个精神的核心就是“纪律高于生命”。
【转载】邱少云照片在桐梓发现 收藏者系其战友 亲眼目睹他牺牲(贵州都市报) - 张绍鸾 - 张绍鸾的博客
(照片后面邱少云留下的赠言。)
  困守上甘岒20多天
  陈老伯说,他在国民党部队就是机枪射手,重、轻机枪都打得好。
  “攻打上甘岭的时候,我们连参加战斗,阵地在上甘岭中段。其他战友全部在战斗中牺牲了,只有我和副班长被敌人围困在山头上。我是机枪射手,枪法很准,副班长负责给我传子弹,把战友的机枪弹药扛过来,架起,居高临下,用手榴弹轰炸,用机枪扫射,敌人搞不清楚我们山上究竟有多少人。敌人至少发起过30多轮进攻,但都被我们打回去了。我们死守20多天,终于保住了阵地,等到援军赶到才下山。”陈老伯回忆。
  那一场战斗中,陈老伯的左膝盖、右手臂被子弹打穿,靠随身携带的救急包包扎后又继续战斗,至今伤疤仍在。
  在他保存的《立功证》上,彭德怀总司令题写的“继续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等题词非常清晰。虽然《立功证》上书写部分的内容已经磨损,但姓名栏的“陈大权”三个字和功劳等级的“一”字等笔痕还隐约可见。
  1956年4月,陈老伯退伍复员,组织上安排他到新疆工作。但他想念家乡亲人,想念老父母,于是回到老家农村务农,先后参加过湘黔铁路、铁山煤矿等建设。至今,陈老伯用布袋把毛主席像章、和平鸽、纪念章一层又一层地包裹起来,放在贴身的上衣胸口,把《革命军人证明书》、《立功证》及战友的照片一直视为传家宝。
  王宗伦 贵州都市报记者 姚强 刘鸿 摄影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