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绍鸾的博客

愿我们伟大的祖国 永远富强

 
 
 

日志

 
 

【转载】他为我们的晚年增添精彩——说说陈德那些事(汝春)  

2013-03-09 20:38:50|  分类: 首长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为我们的晚年增添精彩——说说陈德那些事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你的春风带来了“松林”的春风,

你的叮咛变成了所有人的叮咛;

你的脚步还在追赶春天的脚步,

你的激动掀起了我们的激动。

哦,春天因你而美丽,

你把美丽播在战友心中……

―――雷子明

 

(我写“陈德那些事”,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为了应景附和。三年前就在酝酿,三个月前写成了初稿,近两个月来把初稿陆续寄给陈德、河清、子明等相关战友核对事实。稿子在陈德那里压住了。现在河清已经捷足先登,我倒落在了后面。顾不得陈德的谦虚,非发不可了。河清是以诗抒情,言简意赅;我是以文说事,加上文字水平拙劣,免不了拉拉杂杂,战友们就耐着性子看吧。)

 

 这里说的“陈德那些事”,主要是说他退休后的事。

掐头去尾,先从陈德三年前那场病说起。2010年春节刚过,一个令人不安的信息在武汉的老战友中迅速传递:陈德突发脑出血住医院抢救!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在所有认识陈德的战友中引起了巨大的情感冲击。一次次急切询问病情的电话打到陈德家中,难得有人接听;一个个急着探望的要求提向陈德的夫人,因正在重症监护观察期被婉拒;一篇篇诗文发到松林岗博客,表达对陈德病情的焦灼和思念……当陈德刚刚转到普通病房,探望的战友们便急不可待地涌入病房.争相向他表示慰问,争相在他床头朗读怀念的诗文。他病体初愈甫一出院,在汉的几位年逾八旬的老首长便相约从各自的干休所一起来到他家中看望慰问,连声道歉:来晚了!来晚了!……。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众战友在病榻前看望陈德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原武汉军区后勤部副政委李金锡、原十五军顾问田长锁、

原恩施军分区副司令徐昌起三位85团老领导到陈德家中慰问

 

战友之间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本来就是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更是武汉退休老战友之间的常态。是什么原因陈德患病引起战友们的情感冲击却更加强烈?莫非他是年高望重的长者?非也。陈德无论是年龄、模样在老战友中都只能算是小老弟。莫非他曾是部队位高权重的老首长、老领导?非也。他在部队一直是普通一兵,复员后一直是普通工人,从未粘过官帽子的边。莫非他曾有过光环满身的荣誉,是老部队的英雄模范?还是非也。虽然他的工作广受称赞,但一直是在最平凡的岗位上干着最平凡的工作,从未有过闪耀的光环。陈德之所以受到不寻常的关爱、关注,完全是由于他的人格魅力,是由于他有一颗透亮的心,有一腔火热的情。是由于他退休后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了为在汉老战友的晚年生活播撒美丽和精彩之中。

 

走家串户的连心桥

陈德于1961年参军到85团,1968年复员至武汉中南电力设计院。几年的部队生活,军旅恋、战友情,成了陈德的情感基因,它不受个人际遇、时空变迁的影响,永远鲜活于心。

陈德复原到电力设计院的工作,先是在机电修配厂担任勘测设备维修,后调汽车队任驾驶员。任务繁忙,常年奔波在外,难得有时间与战友联系。即论在这种情况下,战友仍在他心中占着重要位置。当他知道出差地有一位尚在部队服役的战友的家,他便乘出差之机,多次到这位战友的家中探望,并给他家带去大米、食物甚至乘凉的大竹床。当这位战友确定转业到武汉联系工作时,主动请战友住到自己家里,一住十余天之久。正像有人说的: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90年代末,陈德退休了。脱离了工作的羁绊,浓烈的战友情在他心中砰然释放。他要生活到战友中去,要把战友之间中断了许多年的情感联系续接起来。于是陈德开始了一次大范围地寻找、联系战友之旅。从此,他一辆自行车,一架照相机,走汉口,奔汉阳、转武昌,逐家逐户地到过去的战友家拜访,了解战友及其家庭的情况。每次走访、每次相聚都要拍些照片带回来,自己掏钱洗好后,又骑着自行车再走汉口、奔汉阳、转武昌逐家逐户地把照片送去。有时聚会一次得洗几百张照片,都是自己掏钱。他的夫人田老师也是一位热心人,对此积极支持。就这样,退休不久的陈德几乎走遍了85团在汉老战友的家,摸清了从老领导到一般战友的情况和通信联络方式,并把在走访中了解到的情况在战友中传递通报,打下了在汉战友相互联系的基础,战友之间的活动渐渐多了起来。原85团演出队队员杨克忠,曾在怀仁堂演出时,以其幽默的表演逗得敬爱的周总理哈哈大笑。复员后在汉阳某工厂当工人,多年与战友们失去联系,是陈德通过走访才把他引到战友中来。原85团演出队在汉成员第一次相聚时,杨克忠满眶热泪哽咽着说:是85演出队给了我人生的唯一一次辉煌,我永远不会忘记演出队的战友,今后再不要中断联系。从那以后,每次战友相聚,他都要背着电子琴参加,伴奏着大家高唱军歌,成为战友们最大的享受和乐趣。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在杨克忠电子琴伴奏下战友们高唱军歌

 

原85演出队有一位帅哥,名叫沈靖华,年轻活跃,是演出队演员兼报幕的骨干成员。他从武汉长航参军,复员后应该落户武汉。但几十年踪迹渺然,毫无音信,战友们很想念他。陈德把这事记在心里,四处打听。后来,他从一位并非85团的战友中打听到沈靖华的信息。他转业后确实又回长航工作并落户武汉,由于老伴早年中风,生活不能自理,沈靖华须臾不得离开,以至多年从战友的视线中蒸发。陈德虽然不是演出队成员,但他希望沈靖华早日回到战友队伍中来的心情比谁都迫切。在一个风和日暖的假日,陈德邀集原85团演出队在汉战友一起来到沈靖华家中。当大家看到这位当年的帅哥已经两鬓斑白,不觉感概万千。沈靖华陡然见到这么多分别近40年的铁哥们,更是激动不已,热泪盈眶。从此,沈靖华回到了战友的行列中,多次与战友相聚,有时还把偏瘫的老伴用轮椅推到聚会现场,共享战友相聚的欢欣。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原85演出队在汉战友在沈靖华家中合影

 

有的老首长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与一般战友联系不多、范围不广,陈德更是多次登门拜访看望。为了丰富老领导们的晚年生活,陈德帮他们把自己写的回忆录发到网上,并一家一户教老领导们用电脑、看文章,搜信息。有的老领导希望和老部队的更多战友相聚,陈德立即帮助联络。特别是老领导们的八十、九十寿诞,陈德更是积极参与策划张罗,使他们的寿诞成为一次次战友的大集结,老领导舒心,战友们高兴。老领导们都把这位当年的小战士当做了座上宾、好朋友。

陈德就是这样通过自己的走家串户,使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的战友们走到一起,成了大家经常活动、经常交流、经常相聚的连心桥。

 

战友聚会的粘合剂

聚会是战友中最有吸引力的活动,一次聚会就是一次军旅恋、战友情的释放和升华。由于陈德对在汉战友的情况最熟悉、联系最紧密,办事最热心,在他病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不论大小聚会几乎都是陈德召集或参与张罗策划,为此他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和辛劳。

2006年,在汉的61年兵要组织一次参军45周年聚会。陈德积极支持并全力筹办。这次聚会是在汉老战友退休后第一次大型活动,规模大、人员多、期望高。筹备工作非常繁重,全部压在以陈德为主的少数几位老战友身上。他以极大的热情开展筹备工作,为了找到一个像样的会场,他就得四处奔走,最后借用到湖北军区将军学府能容纳数百人的大教室。把部队内部的大课堂无偿借给外人使用在将军学府还是第一次。正如该学府一位领导人所说,是陈德对战友聚会的热情感染了我们。为了使战友们在聚会时能回忆起难忘的军旅岁月,他夜以继日地搜集到数百张61年兵在部队时的老照片,重新洗印,做成几块大展板。特别是为了纪念这次聚会,他还主动担担了制作聚会纪念册的任务。为此,他向成百位老战友收集资料、征集题词、逐个扫描、排版印刷直到装订成册。如此繁重的工作量,即使年富力强的小伙子也难以在短时间完成,而陈德虽然外表是那样地阳光,但终究那时已是60出头的老人,其付出之大可想而知。聚会终于如期举行,到会的不仅有在汉的61年兵,还有在汉的老领导及85团其他离退休战友。在陈德的主持下,聚会气氛隆重而热烈。军歌嘹亮,发言踊跃。有的同志特地从广东、江西远道而来,不少同志热泪盈眶地回顾往昔的军旅岁月。从此,老战友之间的联系更紧密了,活动更经常了,战友情更浓烈了,离退休生活更丰富了。同时,陈德关注战友的高涨热情、工作的认真负责、办事的干练高效也更为大家所公认。有活动找陈德似乎成了战友之间的潜规则。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陈德在主持61年兵参军45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

 

2007年,29师参加过战争的在汉老战友举行了一次纪念建军80周年大聚会。参会成员全部是50年代前参军的老领导、老战友,唯一的例外便是60年代后参军的陈德。会议主持人还特地把陈德请上舞台,向大家介绍陈德为这次聚会做出的贡献并给他颁发了纪念品。事实也是如此,陈德为组织这次聚会做了大量幕后工作。例如他独自担负制作大会纪念册的工作,工作量也不比上次聚会小。他协助几位老同志收集资料,反复修改,不厌其烦。为了赶时间,经常工作到深夜。可以说,陈德为了把更多精彩撒播到战友心中,做到了不遗余力。正如陈德在患病中几位老首长看望他时所说的:你这是为了大家积劳成疾啊!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老团长田长锁在建军八十周年大会上向陈德颁发纪念品

 

上网上博的领军人

陈德是一位对新事物很敏感的人,在退休老战友中,他最先购置电脑,最先参加老年大学的电脑学习,他也最先学会了上网和电脑小故障维修,并从中得到了很大的乐趣,他意识到一场新的信息传输工具的革命已经到来。陈德又是一位事事想着战友的人。既然电脑、上网能给自己带来乐趣,就应该让其在战友中普及开来,使老战友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于是在战友中宣传、普及电脑知识又成为他走家串户的新内容。我算是第一个得益于陈德帮助的人。2001年我购置了电脑,除了打字勉强过关,其它电脑操作技术完全两眼一抹黑。当陈德知道我不会使用电脑的困惑后,他便三天两头地往我这里跑,耐心地教我最基础的操作技术。要命的是我不懂技术又爱瞎摸乱按,弄得电脑故障百出。每当他知道我的电脑出现故障,总是立即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赶到我家,一来便急着查问题、找原因、排故障。陈德终究不是专业维修人员,工具不全、经验不多,每次排除故障都要花费很大的精力,经常一捣鼓就是两三个小时。有时还得往桌下钻、地上趴,他可是60好几的人啊!排完故障,茶不喝一杯,顾不上稍事休息,又要急急忙忙赶回家去,还有不少家务事等着他哩。多少次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不禁两眼湿润。正是在他耐心细致的帮助下,我逐渐能够比较熟练地操作电脑,能够比较轻松地网上冲浪,电脑丰富了我的晚年生活,提升了我的晚年生活质量。这些年,我常把这位当年的小兵称呼为老师,陈德是当之无愧的。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陈德在指导我操作电脑

 

几年前,在一次老战友的小型聚会上,战友雷子明提出开办一个战友集体博客,使大家能够经常相互联系交流的建议。他的建议与陈德的想法不期而合。陈德还想到,老战友中有作家、诗人、书刊编审,有部队的老报道员、师团机关的老笔杆子,还有摄影美术高手,创建一个博客,战友们便多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让过去的爱好在晚年再放光彩。于是他自报奋勇担当建博任务。其实此前他根本没有接触过博客,也是纯粹的门外汉。但对陈德来说,战友的愿望就是命令。不会就得想办法学习、钻研,尽快掌握有关博客的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摸索终于把博客建立起来了。因为初始参与者大多来自原驻孝感花园松林岗的85团,便把博客命名为《松林岗的博客》。

陈德的使命不光是建立博客,更重要的是帮助战友们学会如何操作、使用博客。这比建立博客不知要困难多少倍。老战友们虽然有较高的文化基础,但大都是七十上下的耄耋翁媪,确有不少拦路虎。当时的情况是,有的太忙,没功夫学;有的畏难,没决心学;也有的认为上网是孩子们的玩意儿,七十不学吹鼓手,没心思学。因此陈德不仅要在技术上帮,还得在观念上导。他一方面介绍战友们到老年大学电脑班学习,同时做大量个别辅导和润物无声的工作。雷河清战友从网盲到松林岗博客顶梁柱的过程就是有力的见证。河清战友一直担负着湖北省新四军军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脚色,大量编审、出版、创作的重任及其他行政事务工作压在肩上,根本顾不上学习电脑、上网上博的事。陈德认为像他那样担负大量文字工作又必须与社会广泛联系的人,运用电脑、熟悉网络实在太重要,不仅不会影响工作,还会使自己如虎添翼,把工作水平提到新境界。在陈德的鼓动下,河清配置了电脑。起先他把河清的许多作品带回家,在自己的电脑上一篇篇发送到松林岗博客并插图加以美化,然后把博客上的文章包括读者的点击、评论拷到U盘上,又带着U盘到河清府上,在电脑上放给他浏览,并演示松林岗博客的网页,演示各种信息的搜索。就这样经过几次登门帮助,河清终于能在自己的电脑上发博文和图片了。河清战友本是一位满怀激情、叱咤风云的大笔杆子,只要他看准了的事,他就一定要学习、要掌握,而且一干就要争魁夺顶,弄出个一流水平。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河清战友成了松林岗博客名符其实的台柱子,一篇篇图文并茂的诗文佳作不断出现在松林岗博客,两雷共鸣(雷河清、雷子明)成为博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只是陈德帮助战友上网上博之一斑,其他战友中也有类似的经历。在陈德的帮助下,源美战友的摄影、诗文不仅在松林岗博客深受称赞,如今在新浪博客也小有名气。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在雷河清新配置的电脑 前讲解操作

 

管理博客更是陈德一项经常性的工作。由于战友们操作水平有限,发到博客上的文章,或者不够规范,或者缺少美感,或者写了文章不知怎么发送到博客上去。其他博客的管理员根本不管这些事。但陈德总是想着让更多战友的文章上博,让战友们浏览博客时赏心悦目,增添生活中的精彩。因此他打破了博客管理员的一般职责规定,对不规范的重新编辑,对缺乏美感的加上图片,对暂时不会操作电脑的战友替他们发送博文。2010年为了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许多当年的参战老战友写了不少回忆文章,29师的女兵们还出版了《朝鲜战场上的女兵》一书,其中不少文章都是陈德代替发到博客上的,大大丰富了松林岗博客的内容。一个博客在短时间内集中发表那么多回忆抗美援朝的文章在全国恐怕是仅此一家。

自三年前陈德患病后,遵照医嘱,他必须多静养,少劳累;夫人田老师更是严加督促,监管其康复治疗;战友们也尽量少找他麻烦。但陈德一如既往为战友们上网上博操心。晚上常常躲开夫人严厉的视线,偷偷加班加点浏览、审读、编辑博客。现在每当与战友们相聚,他仍然笔记本电脑不离身,谁有上网上博中的疑难,他便当场帮你一键搞定。

松林岗博客建立已经近五年的时间,如今它已成了29师在汉老战友的一个靓丽标志,成了流淌着29师老战友军旅恋、战友情的精神家园,成了29师老战友们抒发情思的重要平台,成了激发29师老战友们军魂永驻的一面鲜艳旗帜。此时此刻我们不会忘记引领战友们上网上博的领军人陈德。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2008.10.8.松林岗博客研讨会后合影

 

 

情深意重的陈大哥

陈德不仅孜孜以求地把精彩播撒到战友的心中,对去世战友的遗孀也极尽关心。陈大哥就是杨克忠的夫人对陈德的尊称。因为是陈德最先走访他家,让克忠夫妇融入到战友中来,感受战友深情的温暖;是陈德最早得知杨克忠去世的噩耗,带着战友到他家中祭奠,给克忠夫人带去深深的安慰;当克忠夫人在松林岗博客发表感谢文章后,又是陈德含泪给她发送电子邮件,再次表达战友对她的慰问和关心。因此她感到陈德是老战友中最体贴、最知心的一位。于是有了以下两封呼唤陈大哥的邮件。杨克忠去世不久,他的夫人为处理家务纠纷深感郁闷,不知如何是好。相濡以沫的老伴不在了,还可以向谁倾诉烦恼,还有谁能为自己解忧分愁。陈德,只有陈德。她向陈德发出了第一封电子邮件:

陈大哥:近来身体可好?看了你发的邮件,谢问候!我写的博客实是随我复杂思绪的流露,上下恍惚而作,你过誉了。 上次因为时间原因,来不及细谈心中压力,…….. 左右为难心绪不宁,难于理智判断特求教于你望直言相告。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按说陈德回一个邮件,说说一般道理也是可以的。但陈德想到克忠的夫人是出于对战友的信任才给自己说这些话的。作为杨克忠的战友,对其遗孀遇到的困扰,应该尽力帮助排解郁闷,抚慰心灵。于是,他邀约雷子明、付汉安两位战友一道登门拜访,听取杨克忠遗孀的倾诉,然后就如何处理家庭纠纷讲道理、摆事实,析利弊。其后又有了第二封给陈德的邮件:

陈大哥: 你好!

      感谢三位大哥发自肺腑的直言和关心。……你们的直言让我痛苦和摇摆不定的心绪稍微安定了下来。….. 心结打开了,理智会回来。……心情舒畅,比什么都重要!我会振作起来善待自己的!

     三位大哥多保重,祝家人健康!平安!                         

克忠妻子敬上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雷子明、付汉安、陈德和杨克忠遗孀在首义广场留影

 

  人们常说人一走茶就凉,是说友谊具有短暂性,往往因事异人非而不能持久。但在陈德心中,战友深情却能跨越时空的变异而常久地燃烧。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杨克忠夫妇合影                            陈德制作、雷河清撰联的悼念版

 

周立群同志(人称周大姐)既是一位老战友的遗孀,她本人也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友。利群战友晚年遭受诸多不幸,先是失夫之痛,后又绝症侵身,但她坚强乐观,学会了电脑、上网,在网海冲浪中排遣寂寞、寻找欢乐。陈德对她特别关注,为了使她与战友们有更多联系、交流,增添战胜病魔的信心,陈德多次与她联系、沟通,将她引到松林岗博客上来。周大姐病情恶化前,在松林岗博客写了多篇博文和许多留言,深受战友们的称赞和鼓励,周大姐也倍感战友的深情和关爱。在她的许多留言中,更是表达了对陈德的感激。有一次,陈德在上海女儿家休养,当他从松林岗博客上看到周大姐的博文《老伴,你在他乡还好吗?》立即从相册资料中找出周大姐夫妇年轻时和老年时的两张合影加到博客上,以增强文章的情感强度。这让周大姐非常感动,后来写下了这样的留言:“谢谢陈德同志,你在上海也忙着管理松林岗博客,给我上传了好几幅照片,让我非常感动。你太善解人意了,再次向你表示感谢。我一定要努力向你们学习,掌握更多的技术,活跃在我们自己的——松林岗博客上。”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周立群夫妇合影照片

 

     陈德就是这样以自己的大爱,从细微处不断化解这位遗孀、战友晚年的不幸,升华对生活的热爱与激情。

 

无怨无悔的好战友

陈德参军前是武汉电力专科学校的高材生,被选送到湖北工学院培养制图老师,毕业时正值武汉电力学校调整压缩,故一毕业便随着第一批武汉城市兵入伍到29师85团,在连队干了一段时间,因其文化高、脑子活调到团电影组,兼管图书、广播。他一来这些工作立刻出现新面貌。幻灯,图文并茂;广播,语音标准;图书,井井有条。不论是在营区还是随部队外出训练、施工,都能把宣传鼓动工作搞得热火朝天。他在工作中还主动发挥创造性,不等不靠,有困难自己解决,缺条件自己创造。为了洗印照片制作幻灯,需要建立一间暗室,我一直等着团里拨材料,派工人,很长一段时间未能落实。陈德调电影组不几天,没有向上级要一块料、一个工、一分钱,利用从连队收上来的大量废弃文化课本,仅两天时间便悄悄地把暗室建立起来,既适用还美观,解决了当务之急。我与宣传股长吕永辉私下议论,这小子积极主动,认真负责,脑子聪明,干事高效,是个好苗子。以后我调师宣传科工作,与他的直接联系少了,但他工作中的佳绩仍时有耳闻。然而在那个特殊年代,由于家庭成分问题,陈德既未能入党也未能提干,1968年以普通一兵复原到武汉中南电力设计院。虽然陈德是学电力的,到电力设计院完全可以干专业对口的技术工作,进技术科室。但部队是战士复员,到地方也只能下车间当普通工人。他干过好几种工种,更长的时间是当汽车驾驶员。其间,院有关部门曾给他落实政策,想调他到技术科室搞设计。但陈德想,虽然进专业科室,名声好听,收入稳定。但自己一走出学校门便参军入伍当战士,到设计院又是多年当工人,学校原学的专业再捡起来也不容易,胜任不了工作还要挤占一个科室编制。于是他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仍然坚持当好一名普通工人,一直到1999年退休。在工作中他并没有因为当工人而有丝毫失落感,相反事事高标准严要求。无论是在机修厂还是在汽车队,干啥活都是一把好手;立足本职工作,处处热心助人。单位多次收到外地外单位的表扬信、感谢信;曾多次被单位和武汉市洪山区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驾驶员,1995年被评为国家能源部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系统安全生产工作先进个人。

人们常把参军入伍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起点和基石。在度量对军队、对战友的感情深度时,往往自觉不自觉地联系到个人际遇。但在陈德身上我们完全看不到这种考量。他对度过几年军旅生涯的29师爱恋是那么强烈,对相处了几年的战友感情是那么深厚,以至于在他退休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给战友晚年生活播撒美丽和精彩上。他是如何看待参军入伍这个人生价值的起点和基石呢?我们还是听听他自己是怎么说的。在他主持武汉1961年兵入伍45周年的大聚会上,有这样一段合辙押韵的自白:“…..四十多年啊,记忆犹新:八五团哺育了我,老首长的教诲我铭记终身;革命熔炉陶冶了我,人生路上行得稳走得正。没入党,没提干,但我一生无怨无恨,有的倒是那份永远不能释怀的战友情!”他牢记于心的是部队的“哺育”、“教诲”、“陶冶”,他看得最重的是“人生路上行得稳走得正”,他永远不能释怀的是战友深情。至于个人名利可以完全忽略不计。这就是陈德对人生价值第一块基石的度量砝码,也就是子明战友说的“把美丽播在战友心中”的动力源泉。

陈德的自白及这些年的践行,总是让我们看到一颗晶莹透亮的心,一腔火热激越的情。总是让我想起毛主席的话: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我再呼叫一声:陈德,无怨无悔的好战友!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陈德在放映机前                                  八五团放映组欢送陈德退伍留影

                                                  前左起:熊源美 陈德 彭世政 后:贾军 杨东海

 

2013年03月09日 - 战友 - 松林岗的博客

八五团电影组徐义宏、任家傑、陈德和时任团俱乐部主任的刘汝春在一起(1963年)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